圖片來源:浙江省教育廳

  浙江在線杭州11月6日訊(浙江在線記者 張藝萌)“浙江減負33條”征求意見稿,進入到意見征求的最后一天。11月6日,天目新聞記者從浙江省教育廳了解到,目前已有600余人次的社會群眾通過傳真、來信或電子郵箱提交了建議意見。

  此前,有資深教育界人士表示,雖然這是一份征求意見稿,但大體原則都具備了。不過,家長們更關心:怎么實施?何時實施?在多大范圍內實施?

  對此,浙江省教育廳表示,相關部門會認真分析、疏理各方建議,充分吸納各方關注并有一定共識的建議意見后,報送省委辦公廳審批,將于近期向社會正式發布。

  減負之路任重道遠

  浙江這些新提法引熱議

  事實上,自1955年7月教育部發出新中國第一個“減負令”——《關于減輕中小學生過重負擔的指示》以來,60余年間中央及地方相關部門出臺的學生“減負令”多達上百道,圍繞學習時間、考核方式、教材內容、課外活動、教師水平、學校領導等方面做出了一系列細致嚴謹的規定。

  浙江這份7000余字的減負方案意見征求稿,分“基本共識”“總體思路”“工作原則”“重點舉措”“保障措施”五部分,其中減負工作重點舉措包括“規范學校教育教學”“規范考試評價”“深化育人方式改革”“規范中小學校招生”“規范校外培訓機構和進入中小學校競賽、活動的管理”“落實家庭教育責任”“強化政府責任”7個方面共33條。

  

  圖片來源:浙江省教育廳

  33條減負方案中,“小學生晚9點、初中生晚10點經家長確認可拒絕完成剩余作業”,一度引發省內外網友廣泛關注和討論。有家長認為,這可能導致學生故意拖拉時間;也有人吐槽“治標不治本”,認為這樣的減負可能導致“校內減負、校外增負”,促進校外培訓機構的發展;還有中小學校長認為,減負不應該等同于降低課程難度或是單純減少作業時間,更應該減去的是違背教育教學規律和學生身心發展規律、超出教學大綱的額外“負擔”。

  ”浙江減負33條“征求意見稿中,還出現了一些新提法。例如,建立區域基礎教育生態監測發布制度,著手研制浙江省區域基礎教育生態評價體系。

  征求意見稿提到,通過區域基礎教育生態指數,檢驗和評價全省及區域中小學生學業負擔情況和減負成效。所謂生態指數,主要從三方面設置和采集:一是區域中小學生成長的外部環境;二是區域基礎教育內部的科學協調程度;三是區域中小學生的學業負擔指數,主要包括作業指數、補習指數、睡眠指數、學習壓力指數、運動健康指數、近視率等。

  2020年開始,教育生態評價工作將由省教育廳、省政府教育督導委辦公室牽頭,委托第三方評估機構,每年對區域基礎教育生態情況進行監測評價,結果向社會公布,并納入縣(市、區)教育現代化水平監測指標。

  減負并非“一刀切”

  33條不是最終執行方案

  浙江中小學生的減負之路究竟該怎么走?

  浙江省教育廳工作人員表示,此次征求意見稿旨在把中小學生過重的學業負擔減下來,促進學生身心健康全面發展。當前,中小學生學業負擔主要是由學校帶來的學習任務、成績排名、心理負擔和家長附加的作業、家教、補習班等學習活動以及社會生活環境給學生造成的壓力。

  11月5日,在教育部召開新聞通氣會上,教育部基礎教育司副司長俞偉躍也談到了“浙江減負33條”。他表示,這是面向社會征求意見的方案,目的是要根據社會反映和人民群眾的實際感受進一步來完善,并非最后執行方案。

  俞偉躍表示,減負從來不是“一刀切”。合理的學業負擔是必須的,它是學生開發智力、激發潛力、鍛煉能力的必要條件。減輕中小學生過重負擔,不是簡單地縮短在校時間、減少作業量、降低課業難度,而是要把不合理的負擔減下來,減去強化應試機械刷題,校外超前、超標培訓等不合理負擔。有些欠缺的,像勞動教育、美育、體育鍛煉等,達不到標準的還要增加上去。

  他還指出,要避免出現無差別的全體減負、無目的的盲目減負、不顧實際的強制減負,推進減負工作,必須遵循規律,綜合考慮各方的訴求,把握好度。

1
【關閉】 【打印】     [責任編輯:馬亞辰]
互聯網有害信息舉報專區

版權聲明:

凡注明來源為"銀川新聞網"的所有文字、圖片、音視頻、美術設計和程序等作品,版權均屬銀川新聞網或相關權利人專屬所有或持有所有。未經本網書面授權,不得進行一切形式的下載、轉載或建立鏡像。否則以侵權論,依法追究相關法律責任。